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校園內外 > 正文

聆聽帕格尼尼之音

來源: 銅陵新聞網—銅都晨刊 編輯:唐慶 2020-01-23 09:57:56  

音樂聲高高低,起起伏伏,沉入海底,高向天際……我,漸漸地沉醉了,仿佛進入了那幅畫面中……

面前是高大的漢堡歌劇院,那閃閃爍爍的熒橙色光芒,一排排座位由紅漆油好,莊嚴的穹頂,優美的花紋,盤旋在半空緊湊跳動的音符,緩緩地回蕩在悠長之中,韻味無窮。風中鼓動的窗簾,絲般的順滑,讓人不禁把流動的燈影與這如夢似幻的艷紅混成一片圣潔的輝色。高高的挺柱,在微微光中,添了幾分肅穆。人們都望著那位臺上瘦而高的黑色身影,那瘦長如紙片的身體似乎毫無美感,怪異而不合群。帕格尼尼手拿木制提琴,手指修長,指尖靈活地跳動著,一個個音符便從弦間溢出。琴弓所牽的手有律動地前后拉著,弓弦與琴弦互相摩擦著,發出來自幻境的氣息,平緩而飛揚。帕格尼尼凹陷的臉頰上只裹了一層皮膚,蠟黃的臉色與無神空洞的雙目,都為著一曲譜上了神秘的空靈色調。觀眾席已是座無虛席,海涅正端坐其間,側耳傾聽著,仿佛在聆聽著細語,與帕格尼尼的琴聲對話。他陶醉其間,緊閉雙眼,嘴唇翕動著,似在與這琴聲一前一后、一呼一應地演繹。海涅的身體隨音樂而搖曳著,手觸摸著心口,似乎音樂直吹入了他的心坎里,仿佛他深知這樂曲的蘊意與急促的快寫謄抄。他的面龐上出現了身臨其境的笑容,旋律已讓他不能自已。皺紋在海涅眼角浮現,那長長的睫毛不再撲閃撲閃,而是平靜地臥于下眼瞼上,偶爾能看到海涅的眸子一閃而過的亮光。隨著樂曲畫風一轉又一回,皮貨商也漸漸從座位上站立了起來,雙眼充滿敬仰地望向帕格尼尼,而踏著高跟皮鞋的兩腳也不禁地打起了節拍,手與手拍了起來,發出清脆的啪啪聲,合著帕格尼尼的琴音更顯悠揚。其他身著華服的富豪也趕緊附和著拍掌,互相抬起肥肥胖胖的臉,點頭示意。帕格尼尼露出難得的微笑,但那笑轉瞬即逝,如煙火一樣短暫。

音樂正在節骨眼兒上,卻忽得戛然而止。

我猛地打個激靈,只見昏暗的燈光,一閃一爍,紙頁間擱著筆,已在字間印了一處深深的墨點。原來這只是一個幻象,并非屬實。

可是,不知怎的,樂曲又響起來了,就如從最深處發出的嗓音般,讓人被之迷惑,隨聲音向幻境再次邁步。

沙漠的天空,炎熱而充斥著死亡的氣息,遍地的黃沙一望無際,淡白色的天空中只有一輪火辣辣的驕陽,噴吐著烈焰般的氣息。沙漠之中,一群如黑蟻般的微小人影,正緩慢地穿越著這茫茫的黃色漠原。他們衣衫襤褸,腳上穿著一雙雙草鞋,面龐上流著滾滾的汗水,有些黝黑的疲倦的臉孔也已被曬得通紅,雙眼毫無生機,呼吸沉重而無力。他們邁著灌了鉛似的雙腿,但沒走幾步便又跌倒在泛著熱浪的沙子上。摩西,這位猶太人的領頭人,拄著那從未離手的木杖,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他身上那件破破爛爛的白衣布滿破洞。但他的雙目卻堅定不移地直視前方,身后很多人倒下又爬起,埃及追兵的喊殺聲在半空中凌亂。摩西和族人們,他們一點又一點地向自由向光明挪動著,在炙烤中艱難地邁進。紅海漸漸地近了、近了。我的心猛然顫起一陣欣喜,族人們面上也多了一縷笑容。我正要為他們歡呼雀躍之時,沙漠化作了億萬粒黃沙四散開去,猶太人們的掙扎也悄然不見?!赌ξ骰孟肭方Y束了,一切都陷入寂靜。

偉大的史詩,《摩西幻想曲》!

市楊家山小學校園小記者 黃子萱

主管:中共銅陵市委宣傳部 主辦:銅陵日報社 地址:安徽省銅陵市淮河大道北段358號
版權為 銅陵新聞網 www.1055758.live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皖ICP備05012973號 [皖網宣備08004號]
聯系電話:0562-286215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62-2876599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甘肃十一选五前三走势